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胆小的妈咪
胆小的妈咪
我的家只有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帅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杨逸民44岁,开了一家电子公司,妈咪伍慧玟39岁,家庭主妇,我,杨志强19岁,X大体育系二年级学生。 「爸爸死了!」那是快过年时,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办完丧事,妈妈要我搬回家里住,因为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会怕,父亲还在时,一切有爸爸还能安抚着妈妈,而且妈咪是很胆小的人,打雷、停电、地震经常吓得躲在爸爸或我臂窝里接受我们的保护。 妈咪生性也很乐观,很天真,爱撒娇,有时又像小孩子,爱玩,小时候经常会与我一起玩家家酒跟其他游玩戏耍。 因为我还在求学,妈妈也无法继续经营爸爸的公司,只得请会计师结算后卖给别人经营,好在公司还有前途,因此换得不少钱留给我们母子。 我家是住在台北东区一栋大楼,约100坪,五个房间,很宽敞,本来爸爸在时有诹请一位佣人——张妈,爸爸走后,张妈也因家里有事而离开。 过完年,我也开学了,日子过得很平静,很快就过了一年多。 有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 「妈,我回来了。」 奇怪,客厅没人,灯也没亮,晚餐也没做,妈去那里了。 妈很少出门,她很胆小,上街、过马路都要挽着我的手,可以说除了每周我陪她到超市买菜购物以外,她不会一个人出门逛街的,如果与亲戚朋友出门也应该会留纸条才对。 我敲了一敲妈咪房门。 「小强」一声沙哑的叫声出自妈咪床上。 「妈,我回来了。」我走入妈妈房间,「怎么不开灯?」我开了灯。妈咪躺卧在床上,盖着被子,我走上前只见妈妈脸庞发红,眼框含泪的伸手叫道︰ 「小强……咳……咳」 「妈咪,别哭,别哭,你怎么了?」我抓住妈的手,摸了妈咪额头,好烫。 「唉呀,好烫,妈,你发烧了又在咳嗽,有去给医生看吗?」 「没有………咳……我在………等你………回来……可是……天……咳……… 越来越……暗了……你都…………没有………回来……我好怕……喔「妈咪沙哑地断断序序地抽搐着。 「对不起,妈,今天学校刚好有一点事,稍微晚了,别怕,小强现在回来了,小强带你去给医生看,你能起来吗?」 「小强,我口渴。」我赶快倒了一杯温开水,将软棉棉的妈咪托起上半身来喂她喝开水,我发现妈咪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没有穿内衣,全身流汗发烫。 「你可以起来穿衣服吗?你要穿那一件?」我掀开棉被要妈咪下床,我才看到妈咪只穿一件浅粉色小三角裤。 OhmyGod! 虽然从小到大,我看过妈咪穿三角裤不下数十次,但是当初年纪还小,而且是偷瞄,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情形,还没有过,妈咪那白淅淅的大腿,白里透红,三角裤底那高高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似的,年轻的我,怎受得了这刺激,裤裆下的鸡巴立刻起了变化,好在妈咪闭着眼根本没有发现,我从妈妈衣橱拿来一条裙子胡乱地帮妈妈穿上,又拿了一件夹克帮妈咪穿上,赶紧喝了一杯冰水消消生理上的欲火,我扶着妈咪搭电梯下到地下室,帮妈咪移到车内,我开车直驶仁爱医院急诊室。 医生检查后诊断为急性肺炎,需住院观察,为了清静,我要了一间单人房,办好手续,立刻在福利社买了一些日用品,妈妈在点滴注射中被推进病房,我坐在病床边,看着妈咪,妈妈有时还转头看我是否还在,妈妈自爸爸走后变得更胆小了,以前爸爸在时,都是爸爸在照顾妈妈,偶而也会向我撒娇,如今妈妈只要稍稍不舒服,或紧张就哭了,妈妈真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约一小时吧,妈妈哼着道︰ 「小强,我……想尿尿」 「哦,我去叫护士小姐来帮忙」我起身转头準备出门叫护士小姐。 「不要啦,你…………扶我起来。」我扶着妈咪起身,穿起我刚买的拖鞋,我一面推着点滴一面扶着妈妈进厕所,来到马桶前,妈妈用手捞起裙子小声道︰ 「小强,帮………妈咪脱下………裤子」妈咪小声地使我几乎听不到妈妈说什么了,而且我以为我听错了,我看着妈妈。 「小强,快呀,妈咪快尿出来了。」妈咪红着脸催促着。 我双手从妈咪的腰两侧拉下妈妈的小三角裤,喔,那白白的屁股,真想咬它一口,妈妈缓缓转过身来,那………妈咪的旁正对着我,鼓鼓的阴阜阴毛不多,很整齐,稀稀疏疏地很乾净,看起来很舒服,我看得血脉奋张,鸡巴早已竖起旗贮,好想插进那个洞,尤其中间一条缝,依稀可以看到小阴唇,我为了自己遮羞鸡巴裤裆凸起,我赶忙弯腰扶着妈咪坐在马桶上,妈咪好像很害羞但又好像蛮自然地,在「淅沥淅沥」之中,我拿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咪抬头看了一下我娇羞接手拿去伸手擦尿液,準备站起来时,突然看到我鸡巴鼓起的裤裆,妈妈眼楮一闭脚都软了。 「小强,我……咳………站不起来。」妈咪呼吸急促地道。 「来,我抱你,但你要推着点滴哦。」因为妈妈站不起来,所以还没有拉上三角裤,我想反正是单人房没有别人,伸手捞起妈咪双腿,走出厕所,我的鸡巴则在妈咪屁股上顶呀顶的,妈妈红着脸歪着头推着点滴。 我轻轻将妈妈放在病床上,只见妈咪早就羞红着脸,着眼,偏着头,不敢看我,我抬起妈妈的腿準备拉上三角裤,但看到………喔………天哪,真的好漂亮的旁ㄝ,白白净净的,稀疏又整齐的阴毛,粉红的旁躯,那小阴唇还湿湿的,我吞了一口口水,真想亲一下,心跳快速地使我感到窒息,而且妈咪也没有催促我的意思,让我看了个够,使得我全身欲火三丈高,我赶忙吸了一口气,拧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好不容易帮妈妈穿好三角裤,拉好裙子,我替妈咪盖上被子,我轻轻吻了妈妈额头,妈咪却一手圈住我的头送上嘴,我毫不犹豫地亲上妈咪的嘴唇。 「很晚了,要好好休息哦。」我看着妈妈说。 妈咪伸手拉着我,深怕我会跑掉似的。 「我会在这里,不要怕。」 我安慰着妈妈,顺手熄了灯,深深吐了一口气,抓着发胀的鸡巴,我瘫坐在陪伴椅上,我们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良久——欲火渐熄。 「咳……咳………」 「妈,要不要喝开水?我去倒。」 「哦,好」 我在病房外倒了一纸杯温热的开水进来,扶起妈妈上身喂开水,护士小姐进来拔掉注射完的点滴。 我本来想请陪伴看护,可是妈妈不要,我只好请同学帮我请两天假,经过两天的住院,妈咪已逐渐康复,经过我们要求,医生终于同意妈妈出院,但需随时回诊。 回到家,第一件事︰洗澡。 我整整三天未好好洗澡,浑身发痒,我想妈咪也应该差不多,因为都是由我帮她抹澡,说句白一点,我们都浑身难过得很。 回到家,一进房门,将妈妈扶坐下来︰ 「妈,你不要太劳累哦,我帮你放水。」我走到妈妈浴室放热水及日本带回的温泉粉,妈妈的浴室是按摩浴缸,必须先放满水,这时妈咪拿了换洗的衣服后走进浴室说︰ 「小强,你要不要跟妈咪在这里一起洗?」 「喔,我去拿衣服。」我差不多有七、八年没有跟妈咪一起洗澡了,想不到妈咪要跟我一起洗澡,我高兴地跑回房间去拿换洗衣服。 回到妈咪浴室已看到妈妈早就脱了衣服只穿三角裤在洗头,妈咪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笑容很好,让人见了就会喜欢上她,全身白净净地,两个乳房很丰满,也许是快40的人,有一点下垂,葡萄色的乳头,喔,那我曾经吸吮的ㄋㄟㄋㄟ,又在我眼前随着妈咪洗头而抖动,我鸡巴又开始不安份起来,为了掩饰丑态,匆匆洗完头后,赶快跑进按摩浴缸让水花及温泉色掩饰竖起的鸡巴。妈咪擦乾头发,也很自然地脱下三角裤跨入按摩浴缸道︰ 「来,我帮你擦背。」 「妈咪,你还没有完全康复,你就泡在浴缸里,别起来,等一下又受风寒,那会要人命的耶。」我一面抹沐浴乳一面说。 「反正有你会照顾我。」妈咪翘着嘴撒娇地说。 妈咪就是这样可爱,好像把我当爸爸了,我实在不太敢想像,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受不了这引诱,她完全没有忌讳,现在妈咪和我的亲蜜程度,差别只是我的鸡巴还没有插入她的旁已。 「妈咪,我绝对会照顾你,但你也要乖,听话,小强才会喜欢你啊。」我看她撒娇,只得哄她。 「那你等一下帮我搓背。」 按摩浴缸的水花及温泉色掩饰了彼此的肉体,很快的我们都出汗了,妈妈闭着眼,泛红的脸庞,嘴唇都红得水亮,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稍后,我移到妈咪身后,将涂抹了沐浴乳的毛巾在妈咪背后搓揉,妈妈起身坐上浴缸边,我仔细地搓揉妈妈细腻白里透红的皮肤,触觉让我鸡巴又蠢蠢欲动,我的手偷偷地穿过妈妈腋下揉着妈咪乳房,妈咪身体一颤,背就靠了下来,我扶着妈,妈还闭着眼,我转过身低头亲吻着妈妈的嘴唇,妈咪双手圈上我的脖子,舌头也送进我嘴里。 我舒爽地吸吮着妈咪的唾液,舌头也跟着妈妈舌头交缠,我的手从软软的乳房渐渐滑下妈妈小腹,妈妈呼吸开始急促,当我的手接触到妈妈的阴阜时,妈咪一只手也抓住了我的鸡巴。 我用手指抚摸着稀疏的旁雍,趁着水的润滑将一只手指头滑入小阴唇,妈咪稍微张开了腿,一粒肉核早已迎上我的手指, 「哼。」妈妈身体一抖,下体顶向我的手,我轻轻捏弄着阴核,伸出另一手指滑进阴道,妈咪又将腿夹住,停止了套动我鸡巴的手。 「小强,不要动,这太刺激了,妈咪受不了啦。」妈妈挣脱出我的嘴喘嘘嘘地说。 我吻着妈咪的额头、脸颊,将舌头卷上妈妈耳朵,妈咪又是身体一阵哆嗦,渐渐松开夹住的腿,我手指缓缓地抽插着,妈妈摇着头,急促地喘息着,而且我可以听到妈咪 快速的心跳︰ 「小强,妈下面好痒,妈咪受不了啦。」 我将妈妈放躺在浴缸边大理石台上,我转移到妈咪身前,将妈妈两腿分开,低头伸出舌头卷起妈咪的小阴唇,轻轻咬着那粒红豆,我感觉到妈妈身体的颤抖,我的舌头则在阴道进出,带出泌泌的淫液,我将它全部吞进肚里,妈妈则顶着下身,双手压着我的头,好像希望我加更深入,我用舌头抵卷着妈妈的阴核,手指又滑入阴道缓缓地抽插。 「喔………哦………哦………喔……………喔………嗯嗯……喔……喔………喔………」 听到妈咪的叫声使我加快了速度,阴户腥臊的味道早已被兴奋所淹盖,我每舔弄一次就感到妈咪身体的颤抖,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喔………喔………喔…哼……喔………妈……好………舒服………哦…喔………」「我………………要出来……了………喔………喔……喔……小…强……喔…………妈………不……行……了……喔……喔……喔…」 也许是太久没有性行为吧,妈咪很快就达到高潮了。 我停止了动作,低头看到磐杏成灾的花园,我将妈咪双脚放成M型,我迫不及待地将鸡巴对着妈咪的旁泼插入,由于妈妈淫液已糊满口,所以我很容易就插了进去,但还没到底,妈妈就摇着头叫道︰ 「喔…喔…………小强………太…好…了…………妈妈………美死了………」「妈咪!太棒了!」「喔………喔……………你是……妈咪的……小情人……妈咪的………小……丈夫…………喔………喔…………」 我被妈妈的淫声催促着,我腰身一挺,虽然感觉妈咪的旁孰,但鸡巴还是就滑插到底,顿时妈妈全身好像打摆子一样,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喘着气叫道︰ 「啊………宝贝……小丈夫…………你插死妈……啦……你的……大鸡巴………怎么……这么………长………这么……硬……喔………啊………喔……喔………」 我只觉得我鸡巴龟头好像被里面一张小嘴吸住,那感觉让我鸡巴是又酸又麻,我俯身含着妈咪的乳头,轻轻咬住,舌头上下刮着乳头。 妈咪又是一阵哆嗦,咬着下唇,扭着腰道︰ 「嗯………哦………宝贝……我………下面好痒………哦你…赶快……动………嘛」 我慢慢开始抬起屁股,又缓缓插下。 「哦…………嗯……嗯……嗯……」 我打过许多次手枪,但感觉上与甍全是两回事,邗服多了,鸡巴被包着的舒适感,让我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哦……宝贝……你………好棒……喔……你…让………妈咪……爽……翻了……雪……雪……」 七八十下吧,每次都抵着子宫,妈妈无力地接受我狠狠的抽插,底下淫水有如泉涌,随着我鸡巴上下溢出祥,只听妈咪嘴里含糊不清地呻吟着︰ 「喔………喔……喔……………喔………喔………喔………我…………又………要丢了……喔……小强…………宝贝…………妈咪………爱死………你…了………喔………喔…………喔……嗯……嗯………嗯……嗯」 我感觉到妈妈银蚤淫液的涌出,臣内强烈地收缩,我知道妈咪泄了,妈妈抱着我的头,主动伸出舌头与我亲吻,交缠的舌头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唾液。 「嗯……嗯……嗯……」 热腾腾的浴室,我现在都搞不清楚自己身上流的是汗水,还是洗澡的温泉水,下体也因为我抽插的动作,而出现「霹雳啪啦」的肉击声,我的龟头因为阴壁的磨擦从没有这么舒爽过,我想要再忍到妈咪高潮后再泄,于是,我放慢速度做三浅一深地抽插,妈咪摇着头咬着下唇︰ 「嗯……嗯……嗯………嗯……宝贝………你………在…那里………学的……怎么…………这么棒……哦……哦哦…………」 也许受不了我鸡巴三浅一深地插到子宫口的刺激︰ 「喔……哥哥……我……宝贝……的。大鸡巴………哥………哥,妹妹………被……小强……哥…哥……死……了………我………嗯………嗯……又……又……丢……苯…啦喔…喔………喔……」 妈咪扭着腰下体顶着我的插迈,子宫内深处,强烈的收缩涌出温温的淫液,我终于忍不住背脊一凉,鸡巴胀动地喷出精液,我狠狠地抵在妈咪雉心子宫深处,妈咪一颤突然没有了声音,我一看原来是晕过去了,我想妈咪生病未好,现在在浴室这场激烈的刺激实在有损身体。 赶紧拿起毛巾在浴缸内沾上热水,我擦拭着妈妈脸上及身上的汗水,悠悠地,妈咪睁眼了眼,看我正擦拭她身体,娇羞地一笑,接了我手上的毛巾,帮我擦乾满头的汗,我鸡巴还插在妈咪雉里,调皮地道︰ 「老婆,舒服吗?」 「嗯,宝贝,妈妈好舒服,你从那里学来的本事,让妈咪差一点被你……… 插死了。「妈妈银蚤夹了一下道。 「妈咪,这是我的第一次,现在资讯那么发达,影片、书籍、光碟、电脑随处都是,不懂才叫白哩。」我亲了一下妈妈的唇。 「吓,宝贝,真的?你还是第一次的处男噢?!」妈咪搂抱着我,以一种很稀奇的眼光看我,但我可以看出妈咪眼中充满得意的眼神。 「妈咪,除了我爱你,我只能献上这个。」 我在妈咪耳边温柔地说。忽然____ 「妈咪,我刚刚射精在里面可以吗?会不会生小孩呀?」我知道问得很笨。 「老公,没有关系,安全啦。」妈妈红着脸道。 「妈,我要抽出来哦,你不能太劳累,别又招凉了。」 「嗯。」妈咪放开了我,我慢慢抽出软下来的鸡巴。 「喔。」背内的敏感让妈咪情不自禁哼着,精水与淫液从妈咪的旁泼松缓流出。 妈咪抓住我的鸡巴美说︰ 「宝贝,真漂亮的鸡巴。」 「妈,你的……苯才漂亮哩,白白的,乾乾净净的,毛又刚刚好,不像影片里女生没毛很奇怪,毛太长太多又让人感到一塌糊涂。」 「什么的什么嘛?你这小鬼讲话好缺德ㄝ。」妈妈笑骂着用手敲我道 我们下到浴缸里,笑闹地清洗擦拭着彼此的身体,然后起身擦乾身体穿上衣服,我要妈妈赶紧躺回床上休息,盖好被子我吻着妈,妈咪却要我躺在她身边,我笑道︰ 「妈,这样等一下我会受不了哦!」 「小强尽是想欺负妈妈。」妈妈抱着我笑说。 妈咪刚洗完澡只穿上一件无缝低腰三角内裤,上身只套着一件T恤,我在棉被里抱着妈咪,那感觉好好,温暖的体香及发香使我情欲高涨,我用鼻子靠着妈妈胸前闻过去︰ 「嗯,老婆好香!」 妈妈推了我一下「咯咯」笑着︰ 「嘴巴很甜哦。」 「本来就是嘛,妈,我爱你。」我在妈咪脸颊亲了一下。 「宝贝,妈咪更爱你,我现在什么都给了你,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希望你不要……」 我按住妈妈的嘴道︰ 「妈,你能放掉这世俗道德观念,天下没几人能做到,放心,现在你是我的老婆,小强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我伸手去摸妈妈的裤底,虽然隔着裤子,有一点湿,但,软绵绵地好舒服。 「嗯,大鸡巴哥哥你永远是妈咪的好老公。」妈咪着眼在我耳边梦呓地说。 我转头正视着妈,妈咪狡黠地做个鬼脸,我手指伸进裤内捏着阴核︰ 「小骚俜妈咪,你再说一次给…………老公听。」我还是逗着妈咪。 「嗯,不要,因为大鸡巴哥哥正在欺负小骚俜妈咪。」妈妈顶着缯娇媚地道,可是妈妈的手却伸手抓着我硬梆梆的鸡巴上下套动着。 天哪!我……………乐得快昏过去了,这是我的妈咪? 「妈,你真是我最好最爱的妈咪老婆ㄝ。」 「宝贝,你也是我最心爱的儿子丈夫呀。」 我紧紧搂抱着妈妈,双手上下抚摸着妈妈全身,我沉醉在妈妈的体香跟那肌肤相触的感觉中。 「嗯,好好哦。」妈妈闭着眼也爱抚着我全身,在我耳边呓语道︰「宝贝,我………想要。」 「唔。」 我们互相脱着衣服,亲吻着唇、颊、耳、颈,肌肤的爱抚,言语;现在来说都是多余的了。 我低头吮着妈妈的右乳头,左手揉捏着妈妈的左乳,右手则在妈妈的花园游戏,可是妈妈的花园早就淹水了。 「妈咪,我要进来了。」话犹未已,妈妈已张开了两脚,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跑下床在妈妈梳妆台拿了一面镜子,放在妈妈胯下对着妈妈的花园,我举起鸡巴,将龟头慢慢磨蹭着妈咪的阴核并沾糊妈妈银口的淫液,妈妈咬着下唇低头看着镜子的反照︰ 「喔……宝贝……这………太刺激了……你………怎么…………会懂……这些。」 我抬起妈妈的双脚扛在肩上,一手将湿透的鸡巴缓缓插入妈妈的旁蚤,妈妈着眼抖着身体抱着我的颈椎︰ 「好宝贝……你……唔」 我将鸡巴送入2寸又缓缓抽出一些,又再插入3寸,抽抽插插6- 7回就全根没入,我将龟头抵着妈妈子宫口,妈妈子宫口的收缩像婴儿吸吮一样,让我浑身舒畅。 停了一会儿,妈妈舌头刮过我的耳朵,我浑身一颤,下身开始抽插,我吻着妈,俩人低头看那镜子,只见我的鸡巴抽插在妈妈的旁玄,刺激、兴奋使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太………美了………喔…喔…妈妈……被你…………死了……喔……喔……妈咪…的………苯……喔…喔………真的………好舒服………喔………喔………」 血气方刚的我,看着胯下这心爱的女人,欲火上升、一发不可遏止,我快速地猛抽狠插,妈妈屁股的迎凑,只见镜子里看到妈妈的旁被我得阴唇翻出挤进,淫液横流,妈妈喘着气︰ 「喔………小………亲亲……喔………哦……我………的宝贝……喔………妈…妈……喔……受不了………啦…哦…喔……」妈妈呻吟着。 也许是妈妈看到我喘嘘嘘地,妈妈要我稍停一下,于是,妈妈抱着我翻过身,跨骑在我身上,只见妈妈上下套动着,真是刺激,胸前两个ㄋㄟㄋㄟ也跟着上下抖动,妈妈银口淫水随着我的鸡巴流下,顿时卵蛋阴毛糊成一团,虽然很喜欢这样子,但担心妈妈病体未,我要妈妈趴下,我从后面穿插而入,妈妈的屁股则跟着我抽插扭转︰ 「喔……天哪………喔……小强……太……好了………哦……哦……妈…妈…快…不行……了………我………要……出……来……了………喔……喔…喔……丢……了…丢……了……雪……雪………」 妈妈屁股的迎凑已经渐渐变慢了,口中也说不出清楚话了,只是张着嘴喘着气。 接着妈妈银蚤子宫口一阵收缩,一股淫液冒了出来,而且里面又不断的吸着我的龟头。这时,那还理会自己已气喘如牛,他只知道要尽力的猛抽狠插,直插到妈妈无力地呻吟着。 「喔………喔…………喔………」 由于也许我刚射精不久,因此虽然很爽但还是没有要射精,我将妈妈扶躺在床上,扛抬着妈咪双脚在我肩上,以正常体位使我很容易地把鸡巴插入佧洞。 「嗯………」 妈妈银蚤夹了一下,着眼抱着我的屁股,轻轻哼着,我爱死她这个样子了,发胀的鸡巴使我开始疯狂地猛抽狂插︰ 「哦……哦……哦………宝贝………你………太……神………勇了………喔…哦…喔…你…太棒了……喔………哦………妈…妈……被……你………死…了……大……鸡。巴…哥哥……喔……喔………哦……」 妈妈好像是神智不清了,而且妈妈的屁股渐渐地不再扭挺了,全身软弱的瘫躺在床上,口中梦呓地︰「喔……唔……死了……」一动也不动了。 再经过十多分钟的急抽猛刺,妈妈银蚤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强烈地收缩,臣内又再不断的吸吮着我的龟头,我只感到屁股沟一酸,我知道要射精了,连忙加紧抽插…… 「哦………哦………哦……」我哼着 发胀的鸡巴急速地抖动,浑身一颤,我龟头射出了浓浓地精液。 妈妈被我的精液一浇灌,紧搂着我的屁股,我也紧紧的拥抱着妈妈,趴在妈妈身上,鸡巴抵在妈妈子宫里。 「唔!」妈妈无力地呻吟着。 「宝贝,你太猛了,你让妈咪爱你又怕你耶。」妈妈全身颤抖地接受我的蹂躏与摧残。 「妈,我是念体育系的呀。」 我们细细品味着那高潮的滋味,真没想到我们的做爱,竟然能如此的痛快淋灕,无与伦比,几乎是超过我们俩个人所能承受的快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