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九章 计中有计(二)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九章 计中有计(二)
施小龙和陈倩约好了7:00见面,他本来想早一点儿的,但侯龙涛告诉他别墅要到8:00以后才能準备好,他也就没有办法了。陈倩今天的心情不错,这是自己第一个有男朋友陪伴的生日,虽然施小龙没说是为了给自己庆祝生日,但她心里明白,今晚的约会应该就是这个目的。   「小龙,咱们这是去哪儿啊?」陈倩本来不想问的,但是车已经快开出市区了,是奔怀柔方向走的,她不禁有些疑虑了,「大晚上的出城干什么?」「别问了,」施小龙邪邪的一笑,「说了是个惊喜嘛,告诉你还有什么意思?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卖了的。」男人脸上的表情让陈倩很不安,可又找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威胁,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怀疑男朋友啊,只好不做声了。   丰田佳美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穿过了怀柔县城,到达了依山傍水的「云岫山庄」。要是在夏天,云岫山庄是一个避暑的好去处,但现在这个季节可是没什么游人。车一直开到山庄最里面的一片别墅群中,停在了一幢标有「11」的二层小楼儿前。「小龙,你这是……」陈倩下了车,等着男朋友给自己解释。「进去不就知道了。」施小龙抓着女人的手,把她拉进了别墅中。   一进客厅,陈倩立刻就楞住了,餐桌上摆满丰盛的菜餚,星星点点的「杯蜡」放了一地,六根长长的洋蜡摆在桌子正中。「妈的,搞什么?」施小龙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侯龙涛这个傻屄,『烛光晚餐』也太他妈俗了。」原来只是让侯龙涛把晚餐準备好,没想到他还玩儿出这么无聊的把戏。   陈倩可就不像他这么想,一般来说,女孩子都喜欢浪漫,男朋友为了给自己庆祝生日又包别墅,又做晚餐,她真是开心得很。自从自己答应了做施小龙的「女朋友」,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他疯狂追求自己时的那种温柔、浪漫了,连一束花儿都没收过。今晚真是意外的惊喜,陈倩高兴的在男人的脸上一吻,「小龙,谢谢你。」   「嗯?你喜欢?」「当然了,好喜欢。」「嘿嘿嘿,」施小龙乾笑了几声,「那就坐吧。」他现在连跟女人接吻的心情都没有,只想快点儿把她药倒,好在她的身体上发洩。陈倩略微有些失望,怎么情话都不会说一句呢,但还是听话的坐在了桌子旁。   男人打开了冰箱,里面有冰红茶和冰绿茶两种饮料,有一瓶红茶的瓶盖儿是被打开过的。施小龙又笑了,伸手把它取出来,背对着女人把盖子打开了,转身给她倒进杯子里,「我知道你最爱喝红茶。」陈倩还了男朋友一个迷人的微笑。施小龙做到了女人对面,看着从玻璃杯中透出的女人性感的红唇,下身一阵充血,心里恶念立生,「美人儿,一会儿非把鸡巴塞进你嘴里不可。」   晚餐全是别人準备的,有一个小汤盆上盖着搪瓷盖子,施小龙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打开一看,是一盆香喷喷的鸡汤,「嗨,爽了。」他马上盛了一碗,尝了一口,温热的,并不烫口,一口气全喝了下去,「哇,跟我妈做的味道一模一样。」接着又盛了一碗。   女人早就习惯了施小龙这种大少爷的作风,并没觉得他不先给自己盛有什么的,而且她也不太爱喝鸡汤。陈倩很有家教,又受过正规的礼仪训练,不论吃喝,都很细气,到吃完了饭一小瓶儿红茶都还剩了一个底儿,但她已经感到了异乎寻常的睏倦,「小龙,我……我怎么突然很睏啊?」   「哼哼哼,」男人淫邪的笑了起来,「困了就在这儿睡吧,我会一直抱着你的。」「什……什么?你在说什么啊?」「说什么?咱们俩好了快一年了,今天也该洞房了。」「别……别胡说,咱们有约定的……」陈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有什么约定?我不记得了,」施小龙知道这个美人儿是插翅也难飞了,跟着站起来,向她扑了过来,「来吧,宝贝儿,今晚我就要得到你。」「啊!」陈倩惊叫一声,一闪身,躲开了饿狼般的男人,「小龙,你不要……不要胡闹了,我要走了。」   施小龙扑了个空,却一点儿不生气,「哼哼,走?你走到哪儿去?你喝了我的安眠药,还想反抗?你放心,等我肏你一次,你就一辈子都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你……你……」陈倩心中一阵气苦,两行清泪夺眶而出,怎么也想不到男朋友会下毒计以求姦淫自己,她想跑,可双腿却发软,根本就无法移动。   施小龙看出了女人力不从心的境况,心中大讚小琴的「神药」。陈倩再也支持不住了,身子缓缓的软倒,想起当初妹妹警告过自己施小龙是个靠不住的纨裤子弟,自己却听不进去,真是悔恨万分,她失去知觉前最后看到的就是男人那张因色慾而扭曲的脸庞,真的好丑好丑……   「太子哥,要不要现在就过去?」一幢标有「12」的小洋楼儿的客厅里有四个男人。「不用急,再等等。」侯龙涛坐在大沙发上,看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那上面出现的赫然就是11号楼客厅里的情况。   「再等?再等你的心肝儿宝贝儿可就要吃亏了,你捨得吗?」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发出了如同女人般的娇滴滴的声音,一屁股坐到了侯龙涛身边的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唉,你可真是狠心啊。」不用问,这个人自然就是和施小龙有过一段「屁眼儿情缘」的「棍儿」了。   侯龙涛稍稍扭过头,斜眼从眼镜儿和脸的缝隙中阴沈的盯着棍儿的手,「找剁你就直说。」「唉呀,唉呀,吓死人了,太子哥,你不要那么狠嘛。」棍儿立刻站了起来,战战兢兢的躲到了一边儿。侯龙涛点上颗烟,继续看起了「电影」。   只见施小龙从桌上抄起了小汤盆儿,把里面剩下的鸡汤全喝光了,抹了一把嘴,踢开挡路的几个杯蜡,走到侧趴在地上的陈倩身边,把她摆成平躺的姿势,跨坐到她的腰上,伸手就要隔着衣服去捏她的两只乳房。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定!」随着他一声令下,施小龙的一双手就那么停在女人的胸口上几厘米的地方不动了,眼神变得呆滞,连口水都流出来了。侯龙涛把烟在烟缸儿里一拈,站起身来,「走吧,是时候了。」   「哇,太子哥,你有魔法啊?」棍儿吃惊的看着他。「傻屄,」另外一个男人笑了起来,「太子哥早就让我在热鸡汤的时候,在里面下了药了。」「太子哥,你怎么知道他会把那盆汤都喝了啊?」棍儿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哼哼,他妈告诉我她儿子最喜欢她做的鸡汤,每次都会喝的一滴不剩,」侯龙涛不是那种爱自夸的人,但今天这招儿用得实在是太準、太漂亮了,他也禁不住要多说两句,「前两天我就让她给我做了一些,今天再加上点儿我从美国带回来的迷药,不就大功告成了。」   「他妈为什么会听你的啊?又跟你说她儿子的事儿,又给你做鸡汤的。」「为什么?哼哼,因为我能把她肏得哇哇叫啊,我是施小龙的乾爹。」「什么?」棍儿还没完全明白过来,其他三个男人已经大笑着走了出去。   他们进入了11号楼,侯龙涛一把将施小龙从陈倩的身上推了下去,「棍儿,办你的事儿吧。」「好,」棍儿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喂,你们两个大木头,还不过来帮忙。」另外两个人架着施小龙,跟在棍儿的后面上了楼,进了一间小卧室。   侯龙涛抱起了陈倩,闭上眼睛,把自己的脸贴住女人的额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茉莉花儿般的幽香立刻钻进了他的鼻子里,让他一阵心驰神摇。侯龙涛横抱着美女,也上了二楼,听到小卧室里已经有男人痛苦的呻吟传了出来,看来棍儿还真的挺急的,他冷冷的一笑,走进了主卧室,把女人平放在双人床上。   陈倩睡的很熟,脸上的表情很自然,只是眼角儿还挂着未干的泪迹。侯龙涛脱掉鞋,躺上了床,把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轻轻的舔去了她的泪水,「倩倩,今晚你是我的……」说着就吻住了她的香唇,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第一次尝到了她甜美的嫩舌。男人跪起来,从头到脚的把美女看了一遍。   陈倩的身材很好,一米七零的身高,更拥有让所有亚洲女性都会羡慕的90、52、88的三围,今天又因为是特殊的日子,她选了一套很有现代气息的衣装,黑色的女式西装上衣没系扣子,纯白的圆领内装包裹着丰满的胸脯,隐约可以看到乳罩的轮廓,与上衣同色的高腰直筒女装裤使她的双腿更显修长,椭圆头儿的五厘米高跟鞋也是黑色的。   侯龙涛在她的脸颊上、脖子上拚命的嘬吻,不一会就在她的颈子上留下了两个吻痕。陈倩的两只高跟鞋被扔到了床下,侯龙涛扽下了她的肉色短丝袜,双手托着她两只散发着香气的粉嫩脚丫儿又舔又吻,吸吮她白净的脚趾。   侯龙涛绝不会满足于最多只能亲到脚踝之上的,开始为女人宽衣解带,内装被从领口处撕开了,胸罩也被一把拽了下来。不一会儿,陈倩就被剥成了一只大白羊,这是侯龙涛第一次看到陈倩的裸体,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的裸体,竟然比他想像的还要完美。   除了高耸的乳峰上粉色的乳晕、嫩红的奶尖和两腿交叉处的一丛整齐的乌黑阴毛,陈倩的全身如同抛光过的象牙般,嫩白胜雪,灯光打在她身上,泛起的光芒虽然柔和,但看在男人眼中,就像是阳光照射在千里雪原上,让他不敢逼视。   侯龙涛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捏住了那对儿圆挺的奶子,手指立刻陷进了柔软的乳肉中,同时又能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向外推着自己的指头。男人俯下身,含住了一颗奶头,舌头开始在乳晕上打转儿,没多久口中的「小樱桃」就变硬了。   侯龙涛抬起头,看着陈倩,就算是在睡梦中,她那绝美脱俗的容颜上还是罩上了一层红晕。「美,太美了。」男人在心中大叫着,右手在「睡美人儿」光滑的大腿上抚摸,左手还是恋恋不捨的揉捏着乳房,并且开始轻咬她的乳肉,再向下亲吻,他现在只怨自己没多长几十只手,不能在同一时间把女人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爱抚到。   侯龙涛已经吻过了陈倩的小肚脐儿,双手捏着她圆润的大腿,伸出舌头,在她芳香的黑「草丛」里舔着。处女的幽香比世间任何的激情型香水儿都更能刺激男人的慾望,侯龙涛已经迫不及待的和那道粉红色的裂缝接起了吻。   这种旅游区的别墅其实是非常简易的,既不隔音也不保温,根本就无法和「天伦王朝」的豪华套间儿,或是如云的小楼儿相比。陈倩虽然睡的很熟,但还是知冷知热的,她翻了个身,两条长腿蜷了起来,身体缩成一团儿。   男人正吻的起劲儿,也已经尝到了陈倩甘美的蜜汁,突然感到女人动了起来,以为她要醒过来了,真是吓了一跳,要是让她见到自己,那一切就完了,虽然还可以用暴力佔有她,但要想得到她的心,可就难于上青天了。侯龙涛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藏也来不及了,等发觉女人只是因为冷而变换了一个姿势,才算把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嚥回了肚子里。   紧张过后,侯龙涛才注意到,陈倩的这个新姿势把她雪股玉臀完全展示出来了,臀腿间的曲线是那么的柔润,两瓣浑圆的臀峰中夹着粉嫩的大阴唇,压在下面的右大腿上有一道由清澈的「泉水」留下的透明湿痕,浅色的后庭也隐约可见。   男人乾嚥了口吐沫,眼都红了,侧身躺到陈倩的屁股后面,将口鼻埋入了她的股沟中,一边舔舐她的阴唇,一边用左手胡乱的摸揉着她的圆臀、大腿、小腿、脚丫,右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把胀的通红的「小弟弟」放出来透透气。   侯龙涛把一根手指放进嘴里润湿,想要抠抠女人的屁眼儿,扒开她左边的屁股蛋儿,眼前又是一亮,陈倩的肛门也是出奇的美丽,不光是颜色动人,而且四周皱褶间的空隙完全等距,不像大多数女人那样稠稀无序。不仅如此,那些皱褶还很密集,这样的后庭更有伸缩性,是肛交最理想的对象。   侯龙涛的手指在皱褶上爱恋的画着圈儿,改为用舌尖儿舔陈倩的屁眼儿。人体上最骯髒的排泄器官,一旦按到了美女身上,就立刻变成了能另男人销魂的天堂。但侯龙涛并没有忘记那自己八年前只是稍稍碰触了一下儿就永生难忘的「仙人洞」,他的手指移向了那两片被双腿夹紧的大阴唇。   指尖上传来的那种如同即将熔化般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却又是如此的陌生。侯龙涛激动得想哭,他把陈倩的身体再次摆正,左手的两根手指捏住粉红色的阴蒂,温柔的搓弄,右手的一根指头轻轻的插入了艳红的阴道口中,立刻就有鲜活的膣肉挤压了过来,是那么的热情、柔软。   手指没进入多深,就摸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侯龙涛疼惜的缓缓旋转着手指,用指腹充分的体会那层证明女人纯洁的处女膜。他抽出了手指,将上面闪光的体液吮入嘴中,爽口之极。他再也等不了了,大大的分开陈倩的双腿,俯下了身,用手调整着暴怒的阴茎的角度,他现在就要佔有这个女人的身体。   男人看着陈倩,她的脸上虽然带着因为本能反应而产生的晕红,但却没有一点儿肉慾的感觉,侯龙涛眼中出现的是那个八年前站在他家楼门口儿的女孩儿,从那一刻起就注定要让他锺爱一生的女孩儿,那个让他一见锺情的天使。   真的就这样夺走她的童贞吗?真的就这样趁她无所知觉的时候,用她的身体发洩自己的兽慾吗?真的就这样亵渎自己心中圣洁的女神吗?侯龙涛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他做不到,他要让陈倩心甘情愿的和自己享受鱼水之欢,他要给她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他的计划一定可以达到这些目的,八年都等了,再多等十天半月又何妨呢?   男人提起了裤子,坐到床头,把陈倩的紧拥在怀里。一个多小时里,他的手不再不规矩的乱摸,只是抚摸她的秀髮,亲吻她的额头,反反覆覆的小声念道,「倩倩,对不起,我不该起邪念的,我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爱上你了……」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10:00多了,放开陈倩,再把她摆好后,从兜里掏出瑞士军刀,一咬牙,割破了自己右手的食指,在女人的额头上画了一条血线。他虽然记不清这是哪个民族的习惯了,但很肯定的是有了这条血线,陈倩就永远都是他的人了。   男人接着将手指含入嘴里,再往女人的双腿间挤了几滴,因为口水的缘故,滴在床上的血迹是颜色很淡。其实他这是多此一举了,就算直接把鲜血滴上床,陈倩也绝不会怀疑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开苞时流的血会因为爱液而使颜色变浅。侯龙涛给陈倩盖上被子,又摸了摸她的长髮,才走出了卧室。   在楼梯的拐角处,侯龙涛就能看到棍儿和另外两个男人已经在客厅里等了,「上来吧。」「是。」四个人又回到了二楼,两个男人从小卧室里抬出了赤身裸体、昏睡的施小龙,棍儿抱着他的衣服,一只手里还提拉着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太子哥,你的那个药可真是太神了,」棍儿兴高采烈的说,「不光我干他的时候他会叫,等我把他的鸡巴往我的屁眼儿里一塞,他还会主动的抽插呢。」「当然了,」一个男人接茬儿道,「太子哥的药是从美国带回来的,美国人造的药自然是厉害了。」「别他妈这么没骨气,那药是墨西哥造的,跟美国人没关係。咱们国家有的是奇效的淫药,只不过咱们不知道罢了。」侯龙涛白了他一眼。   施小龙被塞进了被子里,脸朝里的趴在陈倩身边,棍儿把衣服混乱的扔在地上,再将避孕套放在陈倩那边的地上。「太子哥,这个女人可真是美啊。」棍儿看了一眼陈倩,就连这个只喜欢男人的男人都不由得要讚美她一句。   「是啊。」侯龙涛又深情的摸了摸女人的脸颊,「你们把事情给我办成,好处少不了你们的。」「太子哥放心吧。」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他们都看得出主子对于这个女人有多重视,只要帮他完成心愿,那自己的下半辈子八成儿都不用愁了。   「这小子不会提前醒过来吧?」侯龙涛指了指施小龙。「不会的,」棍儿走过去在施小龙的后脑上使劲一拍,「我已经给他打了针了,十二小时之内,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醒的。」「好,出来吧。」侯龙涛带着人下了楼。   「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吧?」「知道。」「好,」侯龙涛穿上了大衣,「你们三个今晚就辛苦一点儿,一定不能把事儿给我搞砸。」「保证让你满意。」棍儿拍了拍胸腹。「一切都是照你的要求拍摄的。」另一个男人将一盘儿录像带递给了侯龙涛……   侯龙涛回到「天伦王朝」的时候已经是二月七日的凌晨了,陈曦还是静静的睡在床上,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侯龙涛来到床前,在女孩儿的脸上亲了一下儿,再把录像带收进电视柜的抽屉中,然后进入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沖了个澡,光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把美丽的女孩儿搂进了怀里。   陈曦的身材一点儿不输给姐姐,也是丰胸圆臀,虽然现在只有一米六八,但因为年龄的缘故,一定还能再长一些的。侯龙涛抱着她可就没有刚才最后那会儿抱着陈倩时那么规矩了,右臂环着她的香肩,左手已经开始在她滑嫩的屁股上揉捏了。   毕竟已经是自己的「爱妻」了,更没有迷姦的必要了,侯龙涛也有点儿累了,只是抱着陈曦香喷喷的娇躯,用身体感受她凹凸有致的柔美曲线。怀中美人儿轻缓均匀的呼吸就像是催眠曲一样,不一会儿,侯龙涛就也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