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玉罗剎
玉罗剎
此乃某粤语旧书报杂誌中的资料,凡夫选摘改编为网络故事,与同好共享。目的纯为延续华人的民间情色文学,请佚名原着见谅,请收集者继续流传﹗ ——————————————————————————– 夜,北京城内。 震远镖局的大门前,红灯高悬,鞭炮齐鸣。 一队吹鼓手奏起了喜庆的音乐。 镖局的大院子和四周的走廓上,摆放着数十桌酒,高朋满座,杯盏交错…… 出席这宴席的数百位宾客,都不是小人物,全是三山五岳人马。 武当、崆峒、青城……各派掌门。 大江南北各路山贼、土匪、水盗的瓢把子,控制全中国保镖生意的各省三十六家大镖局的老板和大镖师。 盛况空前,黑白两道,济济一堂。 因为,今夜,是杜峰五十大寿。 杜峰,是震远镖局的大老板,也是全国三十六家镖局联盟的盟主。 八年前,大江南北各路黑道,为了争夺地盘,互相撕杀,整整三个月,血流成河,谁也没有办法阻止。 杜峰赤手空拳,凭着一身横练功夫,拜会各山头水寨,力挫群雄,使他们在降服之余,冷静下来,开始谈判,重划地盘,平息了争端。 杜峰获得这一重大胜利,并未争功夺利,反而和各瓢把子结拜兄弟,获得黑白两道一致口服心服。 三年前,武林各派在华山论剑,杜峰以一柄青虹剑,激战三日三夜,打败了华山、武当各派高手,赢得了『天下第一剑』的美誉。 因此,今天,当杜峰五十大寿之时,黑白两道人物都来祝寿,自然可以理解。 五十大寿,事业达到颠峰,武功达到颠峰,名誉地位达到颠峰。 难怪杜峰洋洋得意,拿着大杯酒,週旋于宾客之中,频频劝酒,大有劝众人客不醉无归之意。 震远镖局作为全国第一大镖局,它的房子约有二百多间,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全部敞开。 平日裏镖局防备最严,今天却没有守卫。 为甚么这般大意? 原因很简单,大院坐着的黑白二道,数百位高手,即便是一支军队来,也无奈他们何,更何况普通的刺客毛贼呢? 既然黑白二道头目都到齐,也就没有人会来找杜峰的麻烦了。 所以,震远镖局的全部人员,也都坐在各个房间中,大吃大喝。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般不可理喻! 酒席正热闹的时侯,一个刺客来了! 一个刺客,一个人,一柄剑。 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柄剑,一柄生锈的铁剑! 「剑?」 大院数百位宾客顿时静了下来, 今天是来祝寿,根按江湖上的规矩,是不准带武器的,所以各路的英雄都是赤手赴会。 但是,大院正中,这个女人静静站着,背上插着一柄剑。 带武器来,就表示她不是朋友! 江湖中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本来喧哗热闹的大院,数百个武功高强的宾客们,个个都吃惊地看着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年约三十岁,身材高佻,面貌娇俏,一眼望去,不像个刺客,倒像个大家闺秀。 杜峰当然也看到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于是,他向着女人一揖,说道﹕ 「今天是杜峰寿辰,小娘子带剑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那女人微微一笑:「我来向你挑战!」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居然敢向杜峰挑战? 「哦?」杜峰不禁犹豫起来。 他不是害怕,以他四十年功力,在武林中已经不怕任何一个人了。 他犹豫,因为他好奇。 「小娘子,尊姓芳名?」 「我叫秦冰。」 「秦冰?我们比甚么呢﹖」 「比剑。」 此话一出,全场震憾。杜峰名列天下第一剑,死在他剑下的人不知多少。 这个秦冰,居然要和他比剑?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小娘子,既然是比武,总有个输嬴,你想赌甚么呢?」杜峰很有礼貌地询问着。 纵横江湖数十年,他变成了小心谨慎的习惯。 「如果秦冰提出的条件太苛刻,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她。」杜峰心想。 杜峰为甚么想拒绝呢?不是他怕输,而是因为对手只是个女人,打败秦冰,面子上并没有甚么光彩,而且今天是自己寿辰,打来打去,也影响了气氛。 秦冰望着杜峰,妩媚一笑:「我的条件很慷慨,加果我输了,就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脱光全身衣服……」 此语一出,全场黑白二道不禁垂涎三尺了,这么一个美女,一但脱光衣服,那是多么迷人? 「如果我嬴了……」 秦冰说到这裹,全场不由一阵哄笑,这个弱质女子,真的也敢想嬴? 「小娘子,请说,如果你嬴了呢?」 「我也脱光衣服,当看大家的面,和杜大侠一齐云雨……」 在场宾客都以为这个秦冰一定疯了!不管她嬴或输,她都要脱光衣服给杜峰玩,这是甚么比武? 即使是神经病也好,在场的黑白二道都急于欣赏秦冰的裸体,于是全场的宾客不约而同,一起大喊: 「杜大哥,下去比武!」 数百人一同起哄,杜峰又犹豫了。如果拒绝,就扫了众客人的兴,而这些人,正是自己今后走镖道上的朋友,是不能得罪的。 「好!老朽献丑了。」 杜峰叫徒弟取来一把普通的剑,走到秦冰对面。 秦冰也拔出她那把生锈的剑。 『叮叮噹噹』,剑来剑住,光影飞纵…… 几个回合之后,院子中倒下一个人。 他就是杜峰。 杜峰被奏冰点中穴道,全身不能动弹,倒在地上。 全场宾客都吓呆了! 当然,加果大家上前,也可以杀死秦冰,救出杜峰。 但是,谁也不动手,因为大家都想看看,秦冰是不是遵守她的诺言,脱光衣服…… 秦冰望着大家,嫣然一笑,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裳,一会儿,一个裸体美人呈现在众人面前…… 高耸的乳峰,黑色的阴毛…… 大院内鸦雀无声,众人目瞪口呆…… 秦冰又蹲下身来,替杜峰脱光全身衣服…… 看起来,她是真的要求杜峰性交了。 究竟她是甚么人呢?武功奇高,打败了杜峰,却又付出自己的肉体?如果杜峰是个英俊少年也罢了,可他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儿了…… 大家都在想看这个问题。 只见秦冰脱光了杜峰衣服,站了起来,望着大家。 「大家不必奇怪,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十五年前,我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有一天,我在北京郊外一座树林,遇见杜峰和他的六个朋友,他们七个人当场把我轮姦了。后来,我到了日本,学习日本忍术,苦练了十五年,今天终于打败了杜峰,但是,我不会这样就杀他,我要跟地进行第二场比武。」 说着,秦冰蹲了下来,一手抓住杜峰的肉具,笑嘻嘻地对地说道:「我会极力挑逗你,在一个时辰之内,如果你喷射了,就算你输了,我就杀了你!」 这时,全场人才明白,这个秦冰,原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色来报复,当场就有杜峰的徙弟想冲出去救人。 秦冰笑吟吟地望看杜峰:「加果有人贸然闯来,对不起,我只好捏碎你的……」 她握看杜峰的肉具,只要用力一折…… 「谁也不许上来!」杜峰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叫着。 于是,秦冰的手开始活动起来…… 一上一下,握着,套动着…… 杜峰练过内功,只要运起气来,就可以心如止水,百念不侵。他想,只要熬过一个时辰不射出来,秦冰就会遵守诺言,放他一命…… 杜峰俩始运气,但是,他全身穴道已经被秦冰点住了,气脉阻塞,运不起气来。 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杜峰暗暗析祷着菩萨。 「千万不能硬啊!」 秦冰十指纤纤,上下按摩着…… 吐峰极力定住神,想一些别的事情…… 果然,他的金枪还是软软的…… 秦冰嫣然一笑,十指加快了摩擦速度…… 金枪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金枪慢幔挺直了…… 杜峰吓得额上冷汗标出…… 「不,不要硬﹗」 他心裹暗暗叫苦,拚命克制自己…… 但是,金枪彷彿不受控制,挺直了,发硬了…… 秦冰胜利地一笑:「杜大侠,金枪挺立了,距离你的死期又近了一步啰!」 杜峰赶快闭上眼睛…… 突然,他觉得金枪顶尖一阵冰凉! 睁眼一看,原来秦冰腑下身子,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了金枪头…… 杜峰不敢看秦冰,因为秦冰正摇现胸前两颗硕大的木瓜,引诱杜峰 红唇甜蜜地亲吻着…… 舌头甜蜜地舔着…… 这是无比香艳的一幕,又是无比恐怖的一幕…… 金枪在颤抖,在膨胀…… 全场宾客一个个目瞪口呆,从来没看过! 没看过这样复仇的! 没看过这样处死的! 死亡在快乐之中一步步逼近…… 杜峰被含得快哭出来,金枪传过来的畅快,令人几乎要销魂…… 体内,一投热流在积聚,翻滚…… 现在,吐峰不敢呼救了,金枪就含在秦冰口中,只要她一咬…… 秦冰吐出了金枪,笑嘻嘻地说:「杜大侠,你距离死期,又近了一大步……」 接着,秦冰站了起来,跨在杜峰身上,扶起金枪,封準自己的洞口…… 一阵充实,饱满的包裹,使得金枪产生了极大的刺激…… 秦冰扭看腰,一上一下地套动着…… 金枪在肉洞中一进一出…… 宾客们张口结舌,看看这幕活春宫…… 每个人心中都没有绮念,只有一种恐怖:杜峰会不会射出来呢? 杜峰一边享受看无边艳福,一边魂飞魄散…… 金枪在洞口抽动,带来了全身的酥嘛…… 一体内热浪一阵又一阵冲击着,已经到了边沿…… 秦冰快乐地笑着,臀部更加用力上下活动…… 杜峰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了,他忍不住大叫:「饶命,秦冰女侠,饶命……」 秦冰彷彿没听见,她更抓激烈地套动…… 「啊……」杜峰狂叫! 这是快乐喷射的欢叫! 这是临死前的惨叫! 杜峰射了,他会不会死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话说在秦冰的百般挑逗下,杜峰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快乐至极地喷射了。 在场围观的所有宾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看,好像一具具木偶……。 白色的精液,无情地喷射着……。 秦冰脸上现出了胜利的微笑。 杜峰脸上泛起了死一般的惨白。 到了这个时侯,杜峰已经顾不得自己的面子了,甚么『天下第一剑』,甚么大盟主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女侠,饶命……,。」 他泪涕俱下,像个小孩子地哀求、哭泣若……。 「当年你轮姦我的时候,我也是这般哭看哀求你们……。」 秦冰收敛了笑容,冷酷地说。 「当年我年轻,一时糊涂……。」杜峰还是哀求着: 「只要女侠肯饶命,我把全部财产双手奉上……。」 「太迟了!」 秦冰站了起来,冷冷望着杜峰。 「我在比武之前,曾向你提出比武的条件,现在,我要履行诺言,讨回公道了﹗」 话音未落,只见剑光一闪,血光一闪! 「啊……。」一声惨叫。 原来秦冰挥剑割下了杜峰的阳具。 杜峰痛入心肺,可是他的全身穴道被点,不能动弹,只能僵硬地惨叫着。 在场宾客都吓得面无血色,但是,谁也不敢上前去救杜峰。 这个索魂玉罗剎实在太可怕了,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去惹她。 秦冰完全赤裸着…… 她的脸上仍然带看恐怖的微笑…… 「我本来要取你的性命,现在,只是阉了你,因为我是个慈悲女罗剎。」 她慢慢拿起自己的衣服,当着所有人的面,不慌不忙地穿着说道﹕ 「你的其余六个同伙,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蹤迹,他们现在也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了,我会一个一个去找他们算帐,一个一个的讨回公道。」 秦冰穿上衣服,『刷』的一声,跃上屋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所有的宾客,不声不响,带着自己的随身行李,离开了『震远镖局』。 大院之中,留下了一个奄奄一息的杜峰。 没人理会他。 他或许可以保住性命,但他已经永远地从江湖这个舞台上消失了…… 人们口中再也不提『杜峰』一这个显赫一时,威震黑白二道的名字。 人们现在常提到的便是『秦冰』。 这个索魂玉罗剎的大名响彻了大江南北,震撼了黑白二道。 人们好奇的追蹤着她复仇的蹤迹…… 不久之后,传来了骠骑将军赵毅在大漠的军营中被人阉割,人们立刻知道,赵毅就是当年和杜峰一起轮姦秦冰的六个人之一。 剩下的五个人呢﹖ 不久之后,消息陆续传来: 八十万禁军教头曾伟,居然在皇宫之内,当着众禁军面前被秦冰阉割。 金钱帮主俞长风在全帮大会上,当看众多弟子,也被阉割了。 云南首富朱百万,在和其他伙伴做生意的时候,也被阉割了。 龙武山的白云道长,在一次掌门人大会上,也被阉割了。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已经被阉的六人,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已经轰动绿林。 「现在,下一个是谁呢?」 人们纷纷议论着,甚至有的打赌着。 这就好像一齣很好看的戏,现在已经到了尾声的高潮。 这第七个人,便是高潮的主角。 他到底是谁呢?是朝中的大官,还是江湖的大侠?或者只是一个平民? 这个很有趣的话题,疯魔了整个社会。大家简直迷了下去。 终于,有一天,人们知道,秦冰来到杭州。 美丽如画的西湖,现在,秦冰乘坐一艘船,来到西湖上的一个小岛。 她仍带着那把生锈的铁剑。 很明显,她是来找第七个人的。 小岛﹖这个消息立刻轰动了全杭州城,很多人纷纷来到小岛上的一片绿茵,两个即将决斗的人,面对面站看,各持一剑。 跟前面一六个人一样,秦冰如果获胜,她仍将用尽手段来刺激对手,引诱他喷射,然后将他阉割,大家都很熟悉了。 但是,秦冰的这个对手却令人大吃一惊,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对手竟然是个和尚。 一个老和尚。 一个道行高深的老和尚。 他就是灵隐寺的高僧法住大师。 围观的人们都悄悄私语。 「想不到德高望重的法住大师,竟然也是轮姦集团的流氓。」 「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 「话也不能这么说,也许法住大师是被冤枉的。」 听了这话,法住大师面向围观的人群,大声地说:「秦冰并没有冤枉我!」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 「老纳年轻时,的确是个採花大盗,后来悔过,这才削髮为僧。」 法住大师如此坦率,毫不隐瞒自己罪行,也令秦冰感到意外。 「法住大师,念你如此坦率,我放你一马,如果你自行阉割,我就免去羞辱你。」 法住大师冷笑一声:「我虽然罪有应得,但是,阉割这种刑法,却是一种可耻和羞辱,我绝对无法接受。」 秦冰大怒:「敬酒不吃吃罚酒,好,我就让你嚐一嚐羞辱!」 话音刚落,秦冰一挺铁剑,便扑上去,展开狂风暴雨的攻击。 法住大师也是个武林高手,挥着铁剑,迎战秦冰,拚个你死我活。 双方激战一百回台之后,两个人之中,又有一个人倒下了。 他就是法住大师。 大师忿忿不平:「我现在明白,为甚么你用一把生了锈的铁剑,却可以百战百胜,因为在这些铁锈之中,包含着毒药,对手一吸入铁锈微粒,便丧失内力。而你口中含着解药,自然相安无事。」 秦冰微微一笑:「不愧是个大师,我是来复仇的,不是和你切磋武功,本来就不必讲甚么公平。」 秦冰说看,一指点中法住大师的穴道。 然后,她像往常一样,嫣然一笑,当着大家的面,伸手解开自己的衣带…… 衣裳滑了下来,露出白嫩的乳峰…… 纤细圆滑的腰肢…… 修长的大腿,夹着一丛黑毛…… 观看的人都是男人,看到这样美貌诱人的胴体,顿时心跳加速…… 法住大师却闭上了眼睛,他知道秦冰是个美女,但只要自己不动心,不勃起,不射精,秦冰就会遵守话言,放他一条生路。 人都是不想死的,和尚也不例外。 秦冰蹲了下来,替法住大师脱去衣服…… 任由性器被对手玩弄。 没一会儿功夫,法住大师便全身赤裸了…… 秦冰的手开始活动起来…… 一上一下,用力握着,捏着…… 法住大师穴道被制,无法运起真气,只好任由自己的性器被秦冰玩弄…… 前面六个男人都过不了这一关,摸着摸着就勃起,然后禁不住就射精,因为他们都是男人。 但法住大师就不同了。 他长期念经修佛,即使不要运起内功,也可以心如止水﹗ 秦冰握看他的肉具,套动了很久,发现它还是软绵绵的,没有生气。 秦冰暗暗吃了一骛,被阉割的六个男人,经过她的手一摸之下,无不勃起。 「今天晚上,碰到劲敌了。」 奏冰又改变了手法,十指并用…… 彷彿弹琴,彷彿按箫…… 或快或慢,或轻或重…… 法住大师感觉到了,阳具上传来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有点麻…… 他吓了一跳,更加澄清自己的思想,进入入定的境界,压仰慾望…… 秦冰十指忙碌了半天,法住大师的阳具依然故我,垂头丧气……。 「好一个法住!」 秦冰不敢怠慢,她腑下身,张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一口含住了它,法住虽然闭着眼睛,卸也感觉到了。 一股暖暖的湿湿的惑觉…… 红唇亲热地含吮…… 舌头轻轻地挑拨着…… 法住大师忍不住一阵心旌摇晃…… 「不好!」 他暗暗叫苦,赶紧唸起了『波罗密多心经』。 在地的肉棍子上,凝聚着两种力量的斗争。 一种是肉体上的巨大诱惑,刺激看他最敏感部位的神经…… 另一种是数十年修养的精神食粮,拚命压抑看内心深虚的慾望…… 秦冰的口紧紧地含看…… 她用力吸吮看…… 她的双手也同时在法住大师胯下活动着……法住大师的心跳加速了…… 他的呼吸加粗了……。 秦冰的口中就感觉到那股变化…… 「快了!这老和尚忍不住了……!」 她加重、加快、加紧…… 法住大师额上全是汗珠,面色苍白…… 没想到自己数十年的修行,居然抵挡不住一位少女的诱惑…… 「这是死亡的诱惑!」 他的理智在警告自己的肉体。 但是,肉体像个叛逆的孩子,不听,不管,自己发展着。 膨胀出现了,一点、一点……由一点的。 秦冰暗喜,小口更加卖力吞吐着。 法住大骇,拚命克制…… 变了,变粗了,变硬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话说秦冰和法住大师,正用最亲蜜的方式,进行一场生死决斗…… 秦冰的红唇,火热、滚烫…… 她的舌头快速、灵活…… 法住大师发现,自己数十年的修行,居然抵挡不住秦冰的诱惑…… 膨胀,彷彿馒头浸在水中…… 变硬,彷佛馒头晒乾了…… 发热,彷彿馒头塞入蒸笼…… 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 法住大师的呼吸变得短促了…… 心在加速跳动…… 秦冰心中暗喜,看来,这个道行高深的老僧,也并不是那么厉害。 她吐出了法住大师的阳具…… 她的嘴自沾满了唾液…… 她用手抹去嘴角的唾液,望着法住大师坚挺硬也的宝贝,不由得冷笑…… 她站了起来,胸前双丸颤动…… 法住大师急忙闭上了眼睛。 这具女性的胴体,实在太可怕了! 秦冰跨了上去,骑在法住大师的裸体上。 她开始上下套动起来…… 这个口比上面那个口更可怕…… 肌肉和肌肉紧紧接触,磨擦…… 每一下,都产生了痒的感觉。 每一下,都产生了麻的感觉。 法住大师突然发现,自己的肉体,竟然有那么多的感觉…… 地也吃惊地发现,秦冰一上一下的简单的动作,却产生了最複杂的感应…… 男人的肌肉再怎么互相磨擦也毫无感觉。但是,男人的肌肉一和女人的肌肉互相磨擦,便产生了无比奇妙的快感…… 「女人的肉体,到底是甚么东西做的呢?」 法住大师忍不住暗想。 秦冰很有耐性地一上一下…… 简单的重複动作,每一下,都提昇到尖端的顶点,每一下,都套到根部…… 简单的重複动作,产生的刺激却不简单,也不是重複,而是加倍的刺激…… 法住大师心中一阵恐惧…… 他急唸起了『大乘佛经』。 『大乘佛经』也是佛门一种至高的佛经。法住大师数十年的研习,自然可以倒背如流。 对别人来说,诵经可能是一种枯燥而又无聊的事情。 但是,对法住大师来说,佛经已经和他的生命融为一体。 因此,现在的他,虽然全身穴道被制,无法运用内功。但是,一诵起『大乘佛经』来,顿时心如止水, 万念俱灰,毫无杂念。 本来那种淫慾的冲动,现在渐渐平静下来,绉于和缓、宁静…… 虽然他的阳具仍然直立着。 但是,内心却空澄无物。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现象,肉体和内心背道而驰, 淫慾和道德共存在一个人身上。 秦冰仍然一上一下套动看…… 法住大师却已经不怕了,『大乘佛经』给了他防身的武器。 这是佛祖和魔女的斗争。 秦冰也发现不妙了。 她那夹着的东西,本来是滚烫的。 现在,卸是冰冷的,好像一根木棍。 女性的肉体是最敏感的。秦冰马上感觉到,法住和尚的确是个很强对手,她不由暗中叫苦﹕ 「我小看和尚了。」 是的,她所惩罚的六个仇人,都是普通的人,穴道一制,内力一失,就无法抵御性慾的引诱。 但是,法住大师却是个和尚! 和尚平日就是靠唸经来求得内心的解脱,根本就不需要内功。 尤其是像法住大师,年青出家,唸经唸了几十年,造诣已臻化境。 他根本不用内功,就可以求得内心的平静,摆脱性慾的诱惑。 秦冰心中着急:「加果不能使得老和尚发洩,我可怎么下台呢﹖」 不过,秦冰在日本学习忍术的时侯,特别在性爱的技巧下了功夫。 她不慌不忙,加快了套动的速度…… 她也悄悄收缩了阴道肌肉…… 磨擦加剧了…… 性的刺激加剧了…… 淫慾的刺激加剧了…… 她的面上浮现出红涨…… 圆圆的大眼睛饱含着挑逗…… 鼻孔中哼出了撩人心肺的呻吟…… 白白的肉体柔软地扭动了…… 胸前的双乳像两个木瓜,剧烈晃动…… 这种极端淫蕩的表现,实在比妓女还大胆,周围围观的男人们,一个个垂涎三尺,贪婪地望着秦冰…… 有些定力不够的年轻人,早已悄悄射在裤内…… 法住大师也受到了挑战。 他的阳具被秦冰的嫩肉紧紧包裹着,更紧、更贴、更加磨擦…… 不知不觉,他的阳具又更加膨胀。 膨胀了一倍…… 膨胀了两倍…… 膨胀的速度,使得法住大师也感到不可思议。他不禁有些手足无措了…… 『大乘佛经』居然失去了作用,更糟糕的是,『大乘佛经』本来像一道闸门,闸住了汹涌的性慾的洪水正是因为有这道闸门,他才暂时得到内心的平静和解脱。 但是,现在在秦冰新一轮的攻势之下,这道闸门不知不觉崩溃了。 闸门一溃,积压的洪水一下子冲出…… 性慾的洪水更加兇猛…… 它掩盖了道德,淹盖了理智…… 法往大师感到全身都沉浸在无比的畅快中,飘飘然彷彿成仙…… 阳具仍在膨胀…… 磨擦仍在加剧…… 这种磨擦,不仅给法住大师带来了快感,也给秦冰自己带来了快感。 这是她在对付七个仇人之中,唯一有一个令她产生快感的男人! 「我怎么啦?这是仇人啊!」 是的。秦冰虽然採用最下流的方式来复仇,却从来没产生淫慾。 但是,偏偏在对付这个老和尚的时侯,莫名其妙地产生了快感。 这是因为法住大师的阳具太特别了。 它本来很小,比别人小。硬起来的时候,也不大。 但是,在『大乘佛经』失效之后,它却神奇地膨胀超来,一倍、两倍…… 现在,它充满着秦冰的肉体…… 满满的、饱饱的、充实的…… 现在,秦冰的每一下摩擦,都给自己带来无比强烈的刺激…… 她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浸满畅快的感觉…… 她闭着眼睛,充分地享受着…… 腰肢更有力地晃动…… 胸前双乳晃得更厉害了…… 「啊……啊……」 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是欢快的呼叫…… 「啊……啊……」 这是法住大师的呼叫…… 他也是欢快地呼叫…… 现在,秦冰的脑子里已经没有复仇的怒火了…… 她有的只是享受的念头…… 法住大师的脑子里也没有『大乘佛经』了。 他有的只是享受的念头…… 秦冰动得更急…… 她突然俯下身子,双手抱着法住大师的头…… 她的红唇贴了下去…… 她紧紧地吻看法住的嘴…… 舌头舐看舌头…… 嘴唇吻看嘴唇…… 甜蜜的感觉由口中一直甜到心中…… 「啊……啊……」 秦冰头髮蓬鬆…… 粉面红涨,彷佛抹上千层胭脂…… 法住大师全身酥麻…… 他已经失去了抵抗力…… 「我……要……射……了……!」 不要误会,说这句话的,不是法住大师,而是採取主动的秦冰! 她已经到达高潮了! 她也像男人一样,感受到放射的冲动! 秦冰情不自禁呻吟着…… 阴道的肌肉猛烈收缩…… 她全耳虚脱…… 她丢了…… 她疯狂地吻着…… 阴道的疯狂感觉,也传给了法住的阳具。 阳具也感受到高潮…… 它再次膨胀…… 洪水汹涌奔来…… 「我不行了!」 法住呻吟。 「我也要射了!」 这一次,终于轮到法住大叫了! 虽然一射出来就是死。他已经顾不得了! 享受要紧!死算得了甚么! 「啊……!」 法住大叫! 他放射了! 「啊!你烫得我花心好麻!」 秦冰也忍不住大叫! 法住瘫软了,低低喘息。 周围的人都鬆了一口气,一切都跟前六人一样,男人还是输了! 法住大师要被阉割了! 裸体的秦冰站了起来,面向周围看热闹的男人说:「我本来是来报仇的,但是法住大师给了我生平最大的快乐,现在,我不再伤害他了,我愿意一辈子服侍他!」 周围的人一阵惊讶。 法住大师也站了起来,向众人说:「我入佛门六十年,今天才嚐到性爱滋味。我不再当傻瓜了,我要还俗,我要娶秦冰为妻,享受我们的下半生!」 在众人的鼓掌祝贺中,法住大师和秦冰手挽手,化仇敌为爱情,享受他们的性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