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六章 残破菊花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六章 残破菊花
我的估计,确实是一点也没有错。娘亲武神的实力真是很强,如果可以,我非常想见识他的真面目,因为能够纯以护身真气挡住千百光轮斩击,这手护身气功委实了得,已经是我生平所见的有数高手。   不过,阎罗尸螳的威力却更胜一筹,千百道真空光轮看似无法突破敌人护身劲,但却在接触不久后发生变化,锋锐的真空光轮骤然扭曲活动,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盘缠蠕动,跟着更蜕化为无数触物即钻的血蛆。   能挡千枪万刃的护身真气,在数千条血蛆的钻蠕下,竟是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就被穿透过去,紧跟着,势如破竹的数千条血蛆,覆盖住金光内的整具躯体,用能够钻穿钢铁的渗透力蚀血噬肉,摧筋碎骨。   这结果连我都大感意外,料不到真空光轮竟能变化生物,做出这等诡奇的战术,而眼前千疮百孔、无数血蛆来回钻窜的残躯,也确实让我看得背后直发毛,只听得耳边响起一下长长的凄厉惨呼声。   「啊~~~~~」惨呼声半途断绝,无数的血肉碎块,在土尘之中飘飘撒坠于地,代表魂魄的朵朵青紫色幽光飘上天空,复又为黑云所吞噬,阎罗尸螳发出象徵胜利的悲怨嚎叫,为这短暂却极度惨烈的一战画上句号。   阎罗尸螳在吞噬掉敌人魂魄后,也就消失于空中,一切慢慢回复正常。我仍怔怔地望向半空,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莫名其妙的一个晚上,战斗程度堪称激烈,死伤也是极为惨重,除了我与昏迷的碧安卡,基本上没有半个活人存在,无论是黑龙忍军或是精灵,还留在这里的都已经死光死绝了。   敌人的实力很强,黑龙忍军的团体战力令我大开眼界,而那个能将黑龙忍军轻易败杀的娘亲武神,儘管行动乱七八糟,不知所谓之至,但武功可真是高,足以列入黄土大地十强之内的高,我可以把这样的高手干掉,简直是不可思议。   第三头淫神兽的杀伤力,远远超乎预期,最令我惊奇的难得之处是,对宿主的负担竟是如此之轻,仅需要付出驱动淫兽、淫精灵的魔力,就能策使这样强大的战斗生物,这件事美得像是在作梦一样。   (太屌了!这么强又这么省魔力,难怪当年法米特会天下无敌了!咦?)   我想到一个重要问题,法米特能够无敌于五百年前,是靠六大暗黑召唤兽,而阎罗尸螳如此邪异凶戾,大大有别于水火魔蛛与凰血牝蜂,难道是我误打误撞摸出了製造暗黑召唤兽的法门?   虽然说,阎罗尸螳还没有像我前几次异遇中所见,具有美女与虫体结合的暗黑召唤兽特徵,不过外形上确实已是人身虫体,要说摸对了方向,还真是很像有那么一回事。这个发现让我兴奋得跳了起来,但接下来想到製造暗黑召唤兽成功的关键,却又是毫无头绪,全然摸不清方向。   (不过,完全体的暗黑召唤兽应该比未完成版更优秀,为什么会险些让我力竭而死,还远没有未完成版的省力呢?难道完全体就是用魔力换取战力?或者,嗯……我召唤出的,是法米特的召唤兽,不是我的,她们也不承认我是主人,所以才会造成巨大负担……会是因为这样吗?)   无数技术问题,在我脑中纷至沓来,儘管明知道一时间不可能得到解答,却忍不住动脑去想,认真思考。   蓦地,旁边一道劲风急掠,我吃了一惊,快速退后数步,拉开距离,却见到一个人脸色极坏地站在我面前,正是战斗中弃我而去的白起。   「我做错了一件事。」没多说什么,白起就抛出了这么一句话,让我想半天也难以索解,正想追问,他瞥了瞥我腕上的贤者手环,道:「这东西不错,你平常戴着不离身?」问得古怪,我却知道白起看出了贤者手环的价值,晓得我绝不会轻易让这宝贝离身。事实上,我还没有足够资格使用贤者手环,它的能量运作古里古怪,常常一戴上去就几天拔不下来,想离身也没办法。   「不离身就行了。」白起闪电出手,猛地握住了我腕上的贤者手环。怪异的是,他明明是抓住手环,我却感到脑部一阵剧痛,彷彿万针齐刺,忍不住痛得嚎叫出来。   「我以万物元气锁为你下了禁制,往后你使用第三淫神兽的时候,就会头痛欲裂,如此就可以节制你使用它的机会。」剧烈疼痛渐渐平复,我听见白起这么说,气得差点骂出娘来。我能够召唤出阎罗尸螳来,确实是白起的协助出了大力,以黑暗血祭完成了淫神兽的最后催生,但他现在故意夺去我刚到手的战场至宝,这就让我恨得牙痒痒,发誓一定要他死得很难看。   不过,白起为什么这样做?如果他是忌惮阎罗尸螳的威力,大可以现在就直接杀了我,永绝后患,以他瞬间出手制住我的力量,显然已经压下旧患,绝对有实力这么做,为什么不呢?   「那个理由我不会解释,你暂时也不用明白,但我很确信一件事,就是日后你必定会因此而感谢于我。」离谱的哑谜,我当然是猜不出来,但形势比人强,只得先行忍下这口气。   「喂,这笔帐我先吞下,但你暗算盟友,违背我们早先的协定,这又该怎么算?」 「你想要怎么算?我不会帮你姦淫妇女。」 「聪明啊,那就这么办吧,我也没兴趣在荒山野岭办事,你替我摆平这件垃圾,如何?」我所说的垃圾,自然就是碧安卡了。这名娇小可爱的精灵美少女,在血战中伤得不轻,又受娘亲武神的重击,昏晕过去,但这时已经醒来,手粘?窈莺莸氐勺盼摇!?   水火魔蛛、凰血牝蜂都在战斗中粉身碎骨,一定时间之内无法重生,我又战得神困力乏,现在根本没有可能与碧安卡战斗,如果不托庇于白起,那么别说其他的非分之想,我立刻就要死在这里。   白起的武功远在碧安卡之上,但他似乎也有几分迟疑,考虑着如何阻吓碧安卡,却不对她造成实质伤害,毕竟一名存心拚命雪耻的女人,要阻断她的复仇之念并不容易,所以白起陷入一阵短暂的考虑。   纯以外表来看,白起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平凡少年,没吃过他苦头的碧安卡自然不晓得厉害,握戟蠢蠢欲动,而我则是好整以暇地在旁看戏。   正当碧安卡要有实际行动,沉思中的白起突然有了决定,先是看了看我,好像在我身上得到什么灵感。   「精灵族的小姑娘,有没有听过一个精灵族代代相传的故事?一个热爱花朵的精灵少年,某天不慎把他手中的花朵掉入灵泉,他因此哭得非常伤心,感动了泉水女神,现身在他面前,双手各执一朵鲜花,向他问话……」白起这番话如果不是见闻广博,就一定是胡说八道,因为我在过去这一年多里头,对索蓝西亚的各种民谣、传说故事也略有涉猎,类似故事不是没有,但故事主角却是一名樵夫,掉入泉水的也是两把金银斧头,哪来什么爱花的精灵少年?真正见鬼。   不过白起没给我们质疑的时间,话说到这里,他就突然动手,随意一脚踏向地面,周围数十尺的地面如遭千刀万刃切割,顷刻间化为无数细小方块,崩滑滚坠,令得不久前被娘亲武神弄到一塌糊涂的地面,变得平滑细软,如同沙地。   这手神功直追五大最强者,连早有心理準备的我都仍受震惊,碧安卡更是目瞪口呆,什么战意斗志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但是,真正令我们更吃惊的事情,却是现在才发生。   一声不吭,白起对碧安卡竖起了中指,就好像娘亲武神刚才做的那样,淫秽地上下比动,在碧安卡渐渐发白的脸色中,接着说完他的鬼扯故事。   「女神问少年说:你掉进泉水的是这朵幼滑红嫩,紧缩有劲的小小雏菊?」白起露出了微笑,高举的中指像是一件恐怖武器,「………还是你那朵将要残破不堪的大菊花呢?」回想到被娘亲武神威胁时候的感觉,就算是我这么奸滑的歹人,都会打从脊椎寒到脑门,碧安卡首次面对这种威胁,精神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也就难怪她会发出那样一声恐怖的尖叫。   「哇啊~~~~~」实力差距加上异类威吓,碧安卡终于萌生退意,回复理智的她立刻飞身而走,手中长戟挥舞断后,眨眼间就奔出老远,我们只听见她惊惶的声音遥遥传来。   「你、你们两个家伙变态的!变态啊~~~~」惊惶失措的精灵美少女高速逃逸而去,而我听着那越来越远去的声音,难以忍住自己的笑意,最后终于捧腹大笑,几乎笑到滚倒在地。   而製造出这个大笑话的始作俑者,却像是感受不到什么喜悦,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有什么好笑的吗?」 「当、当然有啦……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哈嘿嘿哈……你刚刚比中指的那一笑,好淫贱啊……唔嘿嘿嘿……」 「是吗?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该笑的时候不笑,这看似冷淡的少年,却在这时候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轻声地说话。   「这应该算是……入境随俗吧。」   -----------------------------------------------------------------------   其实,「入境随俗」这种想法,或许是一种带有颜色的歧视,不过我们确实忍不住会这样想,而且相信有这想法的外国人也不少。   如果说,不男不女的人妖怪物,是伊斯塔巫师的特色,那么与常人性向有异的基佬和拉把腐女,好像就是金雀花联邦的地标。这个说法当然不公平,因为同性恋者到处都有,只赖给金雀花联邦很没道理,然而,其他国家对于同性恋并不宽容,某些保守国度非但打压,甚至进行捕杀,只有金雀花联邦明文保障同性恋者的权益,所有同性恋者都可以公开活动,不用跑到特殊场所去。   所以,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金雀花联邦就成了基佬之乡,这个刻板印象的流传,相信不是当初立法贤人的本意了。   撇开闲话不提,我和白起这一对暂时不分敌友的旅伴,在经历几天的旅程后,终于到了芝加哥。   行程的后面几天,都是在荒山中翻河越岭,并没有什么特殊惊险之处。由于多了这个麻烦旅伴的钳制,我也没空再溜去姦淫掳掠,危害无辜,这趟落单之旅的本来目的可以说是完全落空,我想要藉着姦杀处女来助长修为的如意算盘,自然也是整个泡汤了。   只是,我却捞到超乎预期的更大好处。阎罗尸螳的诞生,威力大得异乎想像,比起前两头淫神召唤兽,杀伤力简直是三级跳,隐约更摸对了暗黑召唤兽的路子,这可比姦杀过百名处女能得到的助益更大得多。   偏偏就在我为本身好运欢喜若狂的时候,被浇上一桶冷水。我自己私底下测试过一两次,每次尝试要召唤阎罗尸螳,脑袋就彷彿万针钻刺,痛得像是要炸裂开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压不下去,看来除非能破解那见鬼的万物元气锁,否则就如白起的预告,只要我一召唤阎罗尸螳,这强烈剧痛就会缠着我不放。   可恨到家,若非被这限制住,往后战斗我根本不用花脑筋,只要轻轻鬆鬆召唤出阎罗尸螳,就可以扫蕩战场,虽然还不足以与最强者为敌,但碰上方青书、加籐鹰之类的高手,我都有相当胜算,第六级修为以下的高手根本不堪我一击。   解铃还需繫铃人,这几天我一直尝试与白起多套点关係,他是一个心防很严、很不容易流露内心想法的人,只是因为他被迫要与我维持友善关係,与他攀谈的时候总要回我一两句,就在这么一问一答之间,洩漏了他的想法。   他的人其实不坏,一般时候也算讲道理,只要没有利益冲突,白起甚至是一个温和而有礼的少年。只不过,如果被这点给蒙蔽,忽略掉他的危险性,这个看似清秀温柔的少年,就会在一瞬间把人的性命夺走。   白起的身体状况并不好,说得明白一点,根本就是非常烂。太阳下山以后,大多数的时候他都会咳嗽,咳的声音很重,彷彿整个肺脏都已经溃烂腐败似的,体力也非常虚弱,在多次目睹他发病的模样后,我对他的最初印象开始改观,觉得这个伊斯塔的超级战士,可能根本是个製造失败的超级瑕疵品。   但不管是怎样病重,白起再也没有失去他的力量,即使是他咳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仍能感受到那如同剃刀般冰冷的危险压迫感,正从他身上源源不绝地散发出来,纵然是想要靠近过来捡便宜的食尸狗,被他眼神一扫,就吓得夹着尾巴逃跑了。   「你也真怪,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不找个地方去休养,真的想把命送在外头吗?」忍不住心中困惑,我向白起这么问着,而他仅仅回答我,「该执行的任务,就必须完成。」在旅程的后几天,白起没有再问过我什么关于记忆的事,我也不晓得他究竟想从我脑中得到什么,不过在交谈中,我知道他母亲已逝,老爸翘家跑路,现在只剩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好像还有一个乱七八糟的妹夫。   说来奇怪,他身上那种异样的冰冷气质,我本以为他六亲断绝,孤寂一人,没想到居然还有尚算正常的家庭,而且从言谈中的表情来看,这少年还是个恋家的人,在说到弟弟妹妹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温和。   (真是个奇怪的伊斯塔人啊……)   萍水之交,当芝加哥的界碑终于出现在眼前,我们两个人终于分道扬镳,但可预料的是,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在赛车场上再见。   几天的旅行下来,我们一起说过话、吃过饭,最重要的是还一起并肩作战过,总有几分情谊,突然之间说要分别,还真是有点怪异,不晓得他的感觉如何,但我居然有几分可笑的「依依不捨」。不过,在分别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有多说半句话,仅是简单地掉头就走。一个杀手,一个骗徒,像我们这样的人,友谊不是我们要得起的东西,像这样的萍水之交,最简单也是最安全,要不然……早晚有一天,不是被最好的朋友暗算,就是得要暗算最好的朋友。   之后我就单独进入芝加哥这大城。这几天隐隐约约,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人跟蹤监视着,不是碧安卡,而是其他的厉害角色或组织,可能是白起的伊斯塔随护,又或是去而复返的黑龙忍军,但反正对方一直没现身行动,我也就当作不知道,当我进入芝加哥后,这种感觉就没有了,想来,应该是跟着我的另一名同伴走了吧。   芝加哥很大,无数车马从都市外围就开始大堵塞,火车、马匹、磁浮魔力车等交通工具,构筑了一张错综複杂的交通网,而城内众多的参天大楼,群聚比邻,相竞争高,外墙特殊玻璃反射阳光,从百里外就可以看见市中心的繁盛之美,令我歎为观止。   走在城里最繁华的第五大街上,八线道的宽阔马路,无数闪亮名车穿梭往来,路旁行人道种植着修剪整齐的树木与花圃,正开着灿烂的绿与红,为气派的闹市街道增添典雅,而行人道旁摆的积木形桌椅,造型歪七扭八,古怪可笑的外观却蕴藏前卫艺术,让人感受到这城市的生命力。   「啧,怎么都是闻到爆米花和热狗的味道啊?几天都是在山里打转,还真是有些饿了呢。」我身上还有盘缠,不过心里却只急着与月樱会合,生怕在我与世隔绝的这几天里,发生过什么令局面失控的事。   月樱留给我的会合地址,是第五大街上的一栋高楼建筑,属于巴菲特家族名下的产业,在我前往该处的时候,也听到路上行人谈论时事,除了纽奥良大水灾的消息外,就是伊斯塔的兽人奴隶又群起暴动,发生了相当严重的流血事件。   (干,最不想听见的消息就是这个,那些兽人不能安分点吗?都已经当了奴隶还不认命点,给我搞什么麻烦。)   伊斯塔远在万里之外,兽人奴隶暴动,就算死上几万人也与我无关,但阿雪却是一个令我头痛的变数。真的把自己当成是半兽人,阿雪近来对兽人方面的消息越来越关心,常常问起伊斯塔兽奴的相关事宜,每次我都是轻描淡写带过,后来还对茅延安与羽霓下严令,绝对不许让阿雪知道那边的讯息,免得她脑袋发烧,当真缠着我去伊斯塔解放奴隶。   这绝对不是说笑,以阿雪的个性,这种事情不只是可能,绝对是大有可能。   而假若这种事情当真发生,那我倒宁愿她回复记忆,让我和天河雪琼一决生死,或是直接让她杀了我吧,不然如果要我单枪匹马杀入伊斯塔,解放兽奴,那结果可能要死上很多次,更惨。   我不在阿雪身边,就希望不良中年他们能够严守命令,不要假仁假义的推波助澜,否则一波未平一波起,大家可能很快就要被拖去伊斯塔当救世主,然后一起被人钉在木板架上。   (唔,差点忘了,大叔被我绑成木乃伊,塞在阿玛迪斯里头当包裹送,不晓得被送回来了没有?哈哈哈,该不会真的变人干了吧?)   在得意的想像中,我来到约定的大楼,表明自己是巴菲特财团新聘赛车手,要见冷月樱主席。   早已被吩咐过的守卫,带我进去沐浴更衣,但是当我要求立刻见月樱的时候,却遇到了意外的阻碍,月樱的几名贴身婢女口中说月樱正在会客,脸上却露出古怪难色,似乎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   (会客?什么客人这么伟大?是金雀花联邦的政要吗?但月樱姊姊知道是我来了,没理由会放我在这里,还有这些奴婢的脸色如此怪异,甚至暧昧,到底是怎么一回……啊!)   心念急闪,一个想法掠过脑海,我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想到了最可能的理由。   之前莱恩·巴菲特任大总统时,月樱为了协助他稳定政局,帮着主持巴菲特家族私底下的黑暗夜宴,那是一种极尽奢华、淫乱、放蕩的堕落宴会,藉着蒙面的背德交流,掌握到高官政要的慾望与弱点,进而换取他们的忠诚。   据我所知,月樱是这夜宴的女主人,仅仅负责主持,接待贵宾的实质工作则是全交给高价聘回的一流娼妇,宾客们虽然垂涎女王的艳姿,却是只能拜谒,亲吻她白嫩的脚趾,永远不能一亲芳泽。   饶是如此,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所以在我与月樱开始相好后,我有提过这件事情,虽没说得很明白,但月樱却体贴地察觉到我的心情,应承过我之后将会找别人接替工作,自己不再处理夜宴事宜。   我一直以为月樱已经从这黑暗工作里退出,但是看到侍女们的眼神闪烁,神色古怪,我仍是动了疑心。   月樱的贴身侍女都受过武技训练,是能够舞刀弄剑的武装侍女,不过我身为一个追迹者,又是魔法师,自然有若干套取真话的技巧,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真相。   原来,月樱真的放弃了夜宴主持工作,但不再主持团体夜宴的她,却仍被极少数的重要宾客所指定,给予特殊的专人服务。侍女们不知道这些宾客的身份,不过想也想得到的是,能够让月樱不得不接待的人物,绝对是金雀花联邦一等一的大人物,举手投足均足以牵动国际局势变化。   「大总统逝世后,夫人她一直在减少宾客的人数,到现在……国内只剩下一个神秘宾客,每隔一个半月,就会来找夫人接待。」唯一一名让月樱不得不接待的金雀花联邦要人,而且还是每隔一个半月就会来一次,这个神秘宾客的身份,让我起了高度好奇心,极想要一探究竟。   「夜宴在哪里举行?该不会就在这栋建筑物里头吧?地底有不寻常的魔力波动,这种结界……宴会地点在地下吗?」 「……不……我们不能说……」半迷失神智,侍女们很吃力地抗拒着我的要求,但如果我会让她们抵抗成功,那以后就真是不用混饭吃了。   配合一些轻微损害神经的药物,还有熟练的诱导技巧,我轻鬆地就驱使侍女们帮我带路,直闯地下的秘密会所。   底下的建筑确实是戒备森严,如果不是有这些侍女们引路,我绝对通不过层层严密的守卫。除了数百名强悍武者与优秀术者,还有几十层的複合型结界,防止各种远距离魔法的攻击与窥探,相信即使有恐怖攻击瞬间把大楼夷为平地,也伤不到地底下寻欢作乐的人们。   进入那个一片漆黑的地下会所后,我有简短的迟疑,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   在情感上,我相信月樱。虽然她如月般的灵魂中,有一些连我都掌握不住的晦暗之处,但她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女性,知道自己应守的底限在哪里,既然已经选择和我相好,就不会做一些让我不能接受的事。   不过,我也没法否认,一定程度内的黑暗,反而会成为我与月樱欢好时的强烈刺激,比任何强力春药更要厉害,让我们成为两头赤裸裸的野兽,在原始慾望中翻云覆雨,极度亢奋的绝顶高潮,是寻常时候交合所比不上的。   也因为这样,所以在我探求未知秘密的好奇心里,有相当的成分,也隐隐期望所接触到的秘密,能够给我很大的刺激与振奋。   穿越层层守护与封锁,我终于深入地底建筑,不过这时却传来一个意外的消息,那就是贵宾已经结束了本日的接待,正要从这条路上离去。   听到这个消息,我脑中灵机一动,侧身闪在一旁,混在婢女群的里头,头压得低低的,等着那名神秘贵宾的经过。为了怕那人是一流高手,我还刻意把自己的气息压到最低,尽可能不引起任何注目,而在片刻之后,我耳边响起了一个奇特的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