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新年贺礼】表姐给我大红包
【新年贺礼】表姐给我大红包
「恭喜恭喜!新年快乐啊!」 「啊,人到就好了,还带什么礼?快请坐,请坐!」 『有够无聊,』我在房间一边打着《魔兽世界》,一边心想:『每年都同样的台词,外面那些大人是不会腻喔?』 「呜啊!好痛!是谁打我?」我转头一看。 「欸,笨蛋杰,过年不要整天在房间打电动,出来陪我爸聊天吧!」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身裙的美女叉着腰站在我背后,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这个美女就是我的表姐宛君,是跟外面的舅舅一起来我家拜年。不过……好大啊!表姐从国小开始胸部就超乎同年的女生非~~常的多,现在更是只有一种形容词,就是大,好大,超大,非常大。 『不知道有没有G以上啊?』我楞楞地盯着表姐的胸部看的同时心想。不过各位看官,通常坐在电脑前,然后只有头转回去的时候往往会发生一件事情……没错,我脖子扭到了。 「啊啊啊……好痛!痛,痛……」我靠着枕头半坐半躺赖在床上,一边享受表姐按摩,一边暗爽在心内。 「吼,你这样我很难按耶!转过来啦!」表姐一脚跨过我的背后,然后用手乔了一下我的位置。等等,这个触感,干!我现在整个头是陷入海沟里面了吗? 「死小鬼,头不要乱动。」表姐的声音好像怪怪的,不过我才不管她,有便宜不佔是畜生,不佔便宜更是畜生不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表姐,左边一点,现在是右边……」我指挥表姐帮我按摩脖子的同时,头当然要左右转啰,这个触感……好?爽?啊! 「哎哟!」头上又是一个爆栗,「死小鬼,别以为偷佔便宜我会不知道。」虽然捨不得,但我还是只好把我的头从海沟中移出了出来。不过转头看着表姐脸上的红晕,好像是害羞大于生气的样子。 「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表姐好像被我看到有点害羞,又想起刚刚我的头整个在她的胸部中间转来转去,似乎有点在用生气掩饰其它情绪。 「表姐,虽然妳表弟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妳也不需要用露内裤这招来引诱我吧?」说完,表姐才想起来刚刚我是整个上半身靠在她的身上,所以现在的动作是两只脚大大的打开,裙子底下的白色蕾丝跟从边边跑出来两三根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你这个色狼,也不会早点跟我说!」表姐换了个姿势,没好气的说道。 「我还以为妳在故意勾引我啊!」脖子还是有点痛,不过好像好一点了,我爬下了床,又回到电脑前面继续打电动。 「不要玩了啦,先下楼陪我爸聊天吧!」表姐跪趴在床上,一手撑住床,一手想把我从电脑前面拉起来,不过,这时候电脑突然冒出来了火花,然后我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出现在暴风城城门前……(大哥,你……走错棚了吧?今天是色文棚,不是穿越棚。)喔,不是,是我整个人被表姐拉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扑在她身上。 喔喔喔喔喔……面前的是连身裙被掀到腰部、露出只穿着白色蕾丝的肥嫩翘臀。这边要先说起我这个表姐,虽然她人长得很正,可惜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关係,总是让人感觉有点肉肉的,不过,也是因为这样,她才有这么伟大双峰(人物模组:滨崎里绪)。 这时候我终于克制不住我的兽性,双手猛然的一抓,开始对我面前的两团白肉又揉又捏,表姐也因为被我压在身上下没办法反抗,只好让我恣意地玩弄。 「死小鬼,哎哟!不要捏啦!讨厌,那边不行啦!内裤不要拨开,啊~~」表姐的口气也越来越放鬆。终于我把表姐的内裤拨开,用手指开始玩弄粉红色的嫩穴。 「表姐的这里好漂亮,还流了一堆水呢!」我调笑着表姐。这时候我也从表姐的身上下来,把表姐从被我压住姿势换成面向天花板。不过被我翻过来之后,表姐就死命地摀住脸,不敢看向我,没关係,我把已经跑到腰部的连身裙继续向上翻,终于……我看到了表姐那超雄伟的巨乳。 「表姐,妳胸部有多大啊?」我一边玩弄着巨乳,一边解开表姐的胸罩,没想到还是前扣式的,嘴巴也不闲着,用舌头在舔弄着表姐的粉嫩乳头。 「呜……人家是36G,表弟不要玩了好不好啦?啊~~不要……」趁表姐回答我、抵抗比较弱的时候,我突然把表姐挡住脸的手抓开,一鼓作气的给她亲了下去。一开始表姐嘴巴还死死闭住不肯鬆口,不过在我口手并用的情形下,表姐似乎是认命了,舌头也慢慢伸出来配合我。 提枪上马,老爹跟舅舅都在楼下,只能速战速决。我脱下裤子,把表姐的内裤拨开,也懒得脱了,直接就狠狠地插下去。 「喔~~你怎么这么急?慢一点……啊~~讨厌喔,那边不要啦……唔~~喔~~」我边冲刺边听着表姐在我身下浪叫,我抓住表姐的手,然整个人往后一倒,两个人就从正常位变成了女上男下。 「表姐很舒服吧?现在要爽就要自己动喔!」 「死小鬼,硬上人家还要人家自己动。」表姐嘴巴抱怨,不过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开始慢慢一波波的动了起来。我躺在床上,看着表姐越来越投入,还把原本被我推到肩膀上的连身裙给脱了,只看见一个丰腴的女体,脚上穿着及膝袜,全身赤裸,只有那蜜处剩下一条白色蕾丝的内裤,被拨到一旁,女体在男性的身上驰骋,肉棒不断进出紧密湿润的肉穴,尤其是那两个硕大的双峰随着身体不断地晃动,并且在我的手中把玩变成各种形状。 靠!这样不行,才一下就快要射了。我一挺腰把表姐从身上顶了下去,又变回了正常体位:「嘿嘿,表姐,换我让妳爽吧!」我抓住表姐的腰开始缓缓地抽动,同时慢慢地控制自己,以免才没爽多久就要射出来,爽不够不要紧,要是从死小鬼变成快枪小鬼,那我才丢脸丢大了。 把表姐翻过身,从背后位插了进去,好像,变得更紧了。「啊~~好棒……好像快~~快要到了……」听到表姐这样喊,我也鬆了一口气,把腰弯下,两只手分别抓住那两座高山,我像只公狗一样,把玩胸部的同时,腰也不断地抽动,把我的肉棒像是公狗一直不断地插插插。 「表姐,我……我要射了!」 「我那个快来了,射进来没关係!」 听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气的全部喷在表姐里面。 「死小鬼,叫你下来聊天,却把人家搞成这样。」 「欸,意外咩!」都搞了人家,被骂也只好认了,我抓了抓头乖乖听训。 「啊……我那个来了啊!死小鬼,去我包包里面拿卫生棉给我。」我听到之后低头一看,整只就是碧血洗银(淫)枪啊!囧。除此之外,我的床上也是满江红…… 表姐这时候也把下半身处理好,衣服也整理完毕,「死小鬼,这边就交给你处理啦!弄完记得下来跟我爸聊天。」说完,表姐就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半床染血的床垫发呆。 我心想:『这……还真是新年的红包啊!』